微谷小说网提供乾隆韵事未删节版阅读无弹窗阅读
微谷小说网
微谷小说网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精彩名著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梅开二柱 慾虐成爱 兄有弟攻 朝夕承欢 后宫学园 功夫皇帝 岁月人生 龙城秘闻 慾满杏林 佳音可欺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微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乾隆韵事  作者:高阳 书号:39774  时间:2017/9/7  字数:6822 
上一章   5.张瞎子    下一章 ( 没有了 )
  许多离奇的传说之中,只有关于太后的,比较接近事实。皇帝倒是每天一早必到永和宫请安,但见到太后的时候甚少。即使见到了,太后脸无笑容,沉默寡言。而且说有大批宫女陪侍在左右,从无母子单独相处,可以容嗣皇帝一诉私衷的机会。

  不过母子之间,公然发生无法掩饰的歧见,却一直要到嗣皇帝举行登极大典的时候。

  照登极仪式的规定,嗣皇帝御殿正位以前,先要叩谒梓宫,然后换去缟素,谒见太后,这表示叩谢父母之恩,是非常合理的礼节,但太后不表同意——也不是反对,只不愿接见嗣皇帝。

  口头奏请,没有结果,嗣皇帝既忧且急而怨!没奈何只好由礼部尚书,亲自捧着登极典礼的仪礼单,到永和宫外去启奏劝驾。太后当然不见外臣,由总管太监代为接头,答应即刻转奏太后取旨。

  不一会儿,那张仪礼单发出来了,上面有几行字,笔迹纤弱,不知是太后的亲笔,还是知翰墨的宫女代书。只见写的是:“皇帝诞膺大位,理应受贺;至与我行礼,有何关系?况先帝丧服中,即衣朝服受皇帝行礼,我心实为不安,着免行礼!”

  这几句话简直就视亲生之子为陌路,嗣皇帝内心的难过与怨恨,无言可喻。总理事务大臣亦复面面相觑,不知计从何出?

  就这时候,新封的廉亲王皇八子胤到了。他经马齐相劝,已谢过恩了。但与嗣皇帝仍然貌不大合,神更远离,难得进宫办事。这一天也是听说太后不愿受贺,有不承认亲子为嗣皇帝之意,所以进宫来探探消息,恰好看到了这道懿旨。

  “八哥!”怡亲王胤祥问道“你看怎么办?”

  胤在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却不便有所表示,而且对胤祥他一直觉得他老实得可怜,当时居然会替四阿哥去顶这种黑锅!如今亦仍然是同情多于一切,很想点醒他不必再做傀儡,却苦无机会。此时听得他问,心中一动,要让他跟自己接近,先得让他佩服。既然如此,不可不设法来解决这个难题,显显自己的才干。

  于是,他想了一下说:“皇太后既然提到先帝,不如就用先帝当年的成例,来劝太后。”

  “啊,啊!”马齐、隆科多不约而同地出声,都被提醒了。

  “我看,”胤说“这得王公大臣合词固请。”

  “八哥说得是!”胤祥看着马齐与隆科多“咱们一起见皇上去吧!”

  “不必,不必!”胤抢着说“你一个人去说好了。”

  “是的。”马齐也说“事情大家商量着办,跟皇上回奏,还是请王爷偏劳,免得人多口杂,失了原意。”

  这是马齐老练之处,一则知道,嗣皇帝对怡亲王胤祥另眼看待,没有第三者,他说心腹话方便;再则也是维护廉亲王胤,怕他跟嗣皇帝见了面,也许话不投机,以少进见为妙。

  于是胤祥到乾清宫东厅,跟席地而坐的嗣皇帝回奏,是如此办法,当然立即获得同意。

  这是上午的事,到了下午,嗣皇帝忽然想起,这样做法,有很不妥之处。俗语道的是“家丑不可外扬”策动群臣去劝驾,不明明告诉外廷,母子之间有意见,而且意见很深吗?

  这样一想,随即派人把胤祥找了来,一问,已经由马齐跟隆科多在办,估计朝王公大臣,已有一大半知道了这件事。

  事已如此,只好由他。若说忽又中止,反更会惹起闲话。当然他脸上不免有郁闷不舒之

  胤祥不免惶恐,惴惴然地问:“这件事是不是办错了?”

  “错也不算错。”嗣皇帝问道“这主意是谁出的?”

  “八阿哥!”

  皇帝一听变,怪不得!他心里在想,老八还能出什么好主意吗?由此想到,各藩邸之中,不知是何情形,很不放心地问说:“各处府里安静不安静?”

  谣言天飞,怎么会安静得了?不过胤祥实在怕兄弟之间,发生阋墙之祸,不愿透实情。但也知道他这个“四哥”多疑而刻薄,倘或不谅解自己的苦心,反倒疑心他欺骗,这后果又很严重。

  想了好一会儿,膝行而前,轻声说道:“臣不敢欺骗皇上,不过臣有腑肺之言昧死上陈,要皇上准臣之奏,臣才敢说。”

  “你是我的好兄弟,自然不会欺我,自然出语必是腑肺之言。你说了,我总不让你为难就是。”

  “皇帝背后骂昏君,小人的闲言闲语,总是有的,臣求皇上,不必追究。”

  “不追究可以,我不能不知道啊!”胤祥信以为真,将胤、胤、胤府中的下人,在茶坊酒肆中胡言语的情形,大致说了一些。嗣皇帝听得心惊跳,但表面上强自镇静,表示接受了胤祥的劝告,不将这些闲言闲语,放在心上。

  “总也有些人是对我忠心的吧!”

  “是!”这在胤祥倒是很乐意举荐的“十二阿哥,臣很佩服,小心谨慎,实心办事。”他说“将来是皇上的帮手。”

  嗣皇帝点点头,将胤记在心里“我原知道他很妥当,所以派他署理内务府总管。”他又问“还有呢?”

  “还有十六阿哥、十七阿哥都是拥护皇上的。”

  这话嗣皇帝只听进去一半,另一半却不能不存疑。

  嗣皇帝是记着隆科多的话,出大事的第二天清晨,他在西直门大街遇见十七阿哥胤礼,得知四阿哥绍登大位,面无人,形似疯狂,显见得他是大失所望,而且怀着怨恨之心,亦是必须防范的一个人。等他说完这件事以及自己对这件事的感想之后,胤祥从从容容地答说:“臣亦听说有这么一回事,特意去问十七阿哥。他说:他决不是对皇上有什么不忠不敬之心,只以阿玛驾崩,五中崩裂,自己都不知道有这种怪样子。所谓‘苫块昏,语无伦次’,大概就是这样子了。”

  “这是他自己说的话?”

  “臣亦疑心他是言不由衷的话。哪知道几天细细察看,十七阿哥竟是居心端方,乃忠君亲上,深明大义的人。请皇上格外加恩重用,是为国家之福。”

  “喔,”嗣皇帝很注意地问“你何所见而云然?”

  胤祥想了一会儿答说:“只说一件事好了。那天十六阿哥的儿子弘普到他那里去,正好小阿哥弘历也在,弘普叫他‘小四’,十七阿哥立时便教导他:人家现在是皇子的身份,除了皇太后、皇上、皇后谁也不能叫他小名。你虽是堂兄,身份可比他差得远,他能叫你的名字,你可不能叫他的名字。记住,从今以后要叫‘小阿哥’。”

  能尊其子,自然能尊其父。实际上尊子即所以尊父,因为有皇帝才有皇子。听此一说,嗣皇帝异常满意,对胤礼立刻就另眼相看了。

  “果然居心端方。”嗣皇帝说“我想封他为贝勒。”

  “这倒不必忙。”胤祥答说“不如再看看。臣在想,照十七阿哥的为人,皇上就不封他,他亦不会变心的。”

  “倘能如此,我不封他则已,封他,一定也是封王。好,我依你,看一看再说。”嗣皇帝突然以抑郁求援的声音说“弟弟,我如今四面楚歌。加以要尽孝守制,许多地方,不能去,许多事,不能做,许多话,不能说,真要靠你了。”

  “皇上这话,臣不胜惶恐之至。”胤祥确有诚惶诚恐的神色“臣竭忠尽知,昧死以报。”

  “这,你千万不要说这话:什么死不死的!弟弟,你帮我应付过眼前,共享富贵的日子正长。”

  “是!”胤祥感激地答说“臣亦惟愿活个八九十岁,受皇上的荫庇,安享余年。只是臣这几年得了个风症,每到发作,痛楚万分,只怕不能长侍天颜。”

  “!”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这话!不过,你的身子可是要紧的。看天下有何名医,尽管访了来告诉我,我替你作主,降旨命督抚送医来替你治病!”

  “皇上如此厚待,臣实在报答不尽——”

  “不要再说这话了!”嗣皇帝打断他的话头“西边有什么消息?”

  胤祥忽然想起一件事,考虑了一下答道:“听说有个陕西的张瞎子,在当地极其有名,替十四阿哥算过命。这张瞎子,如今在京里,倒可以问一问他。”

  “是啊?该问一问他。”嗣皇帝说“不过,事情要做得隐秘。”

  “臣理会得。”

  这张瞎子叫张恺,陕西临洮府人,据说排八字又快又准。半年前从陕西随一个达官进京,本来要带到南边去的,哪知达官得了暴疾,一命呜呼。张瞎子只得留在京里,人地生疏,加以有同行笑他,道是“如果他的命算得准,就该算到,所跟的官儿,寿限将尽;更应该算一算自己的八字,排一排自己的流年,既犯驿马,便该趋吉避凶,如今进退失据,留落他乡,还敢大言欺人,其心可诛!”是故虽在隆福寺悬牌设砚,请教他的人极少,几乎糊口都难。

  因为如此,他就格外要为自己吹嘘,说在西边替大将军算过命,谈到大将军帐下的大将,如平郡王讷尔苏等人,非常熟悉,不似诳言。胤祥有个侍卫叫苏太,跟他相,这天奉旨以后,胤祥便命苏太去唤他进府,要当面问他。

  事先是跟他说明白了的,所以一领到胤祥面前,张瞎子便朝上磕头,口中说道:“小的张恺,请王爷的万福金安。”

  “你是陕西临洮府人?”胤祥问他。

  “是!”“临洮府的知府,叫什么名字?”

  “叫王景灏。”

  这是试验张瞎子,胤祥听他说对了,便满意地问道:“你说你替抚远大将军算过命?”

  “是的。”

  “是怎么回事?你要说实话。说得实在,我重重赏你。”

  说得不实在呢?张瞎子心想,一位王爷要杀个把人还不方便?

  领悟到此,便即答道:“小的自然说实话。不过有些话很忌讳,小的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要紧!不论什么忌讳的话,都可以说。”

  于是张瞎子略略回忆了一下说:“是康熙五十八年,本府王知府派家人王二达子,从西宁来叫我,九月二十到西宁。见了王知府,他说有个八字要我算,八字是戊辰、甲寅、癸未、辛酉——”

  “慢点儿!”胤祥打断他的话说“戊辰是哪一年?”

  “康熙二十七年。”

  这就是了!胤祥心想,是十四阿哥的八字,便点点头说:“讲下去。”

  “当时我就算了。算好了我说:‘这个八字是假伤官格,可惜身子弱了些。’王知府说:‘这就是十四爷的八字。’我听了吓一跳。”

  “为什么吓呢?”

  “十四爷是大将军,我从来没有算过这么尊贵的八字。再说,大将军要算命,直接叫我就是,为什么要让王知府来让我算?当然,这也是有的:本人不愿意出面,或者旁人跟本主祸福有关,私下拿来算一算,我都经过。不过,开始就瞒,一定瞒到底;先瞒后说破,一定有花样,所以我吓一跳。”

  “嗯,嗯!”胤祥接受他的解释。

  “以后呢?王知府怎么跟你说?”

  “王知府说:‘十四爷是最喜奉承的,如果他要你算这个命,你要说:“玄武当权,贵不可言。”才合他的意思。’我答应了。”

  “后来呢?后来叫你算了没有?”

  “怎么没有?”张瞎子说“九月廿七那天,王知府着他的小厮送我到大将军府上,有个刘老爷,领我进去,悄悄跟我说:‘十四爷是在旁边听,你不要把跟你说话的人当十四爷!’等进去了,先叫我算一个八字,不是十四爷的。”

  “是谁的呢?”

  “不知道。八字我还记得,是庚戌、戊寅、丙午、戌子。再算一个仍旧不是十四爷的,是甲子、甲戌、庚申、己卯。”

  “这两个八字,是直接告诉你的呢,还是跟你说了年月,你自己推算出来的?”

  “是直接告诉我的。”

  “就算了两个命吗?”

  “不!”张瞎子说“还有一个,就是王知府告诉过我的那个,戊辰年的。”

  “这三个八字是叫你一个一个算呢,还是一起告诉了你,让你一总推算?”

  “是一起告诉我的。”

  “你们算命也有这个规矩吗?”胤祥问说。

  “有!譬如一家兄弟两人,父母想起要替他们算命,当然是一起把八字开来。”

  “照这样说,你在西宁算的那个命,也是弟兄三个?”

  “不像。”张瞎子说“譬如甲子年就没有生过皇子。这是拿来陪衬,故意试试算命的本事,说不定是犯人的八字。”

  “嗯,嗯!”胤祥点点头又问“这样一总推算,是不是要作个比较呢?”

  “不一定,能比则比,不能比不能胡比。不然要比出祸来。不过这三个八字是能比的,不见高山,不知平地,不比显不出戊辰那个八字之好。”

  “你是怎么个比法?”

  “小的说:头一个八字不怎么好;第二个虽好些,究不比戊辰年这个八字好到极处。旁边就有人问我:‘怎么好法?’我说:‘这个八子,文武当权,贵不可言。’随即赏了我三两银子,打发出来了。”

  “这么说,你没有遇见十四爷?”

  “第二天遇见的。王知府亲自领我进府,叫我磕头叫大老爷,让我在毡子上坐下。十四爷问我:‘你昨天算的戊辰年那个命,果然好吗?’我说:‘这个命天下少有,玄武当权,贵不可言。将来有九五之尊!”

  “你竟敢说这样的话?”胤祥问道“你不怕掉脑袋?”

  “是王知府叫我这么说的。”

  “那么,”胤祥又问“你是瞎子,怎么知道问你话的就是十四爷呢?”

  “听得<乾隆韵事> Www.VgUxS.CoM
上一章   乾隆韵事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李娃明朝的皇帝汉宫名媛王昭慈禧全传董小宛八大胡同艳闻清朝的皇帝红顶商人胡雪百喻经明成皇后
乾隆韵事下载与免费阅读为高阳最火的作品,微谷小说网整理提供乾隆韵事,5.张瞎子,微谷小说网界面干净,更新及时,欢迎阅读,微谷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弹窗的乾隆韵事无偿下载免费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