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谷小说网提供阴魂不散未删节版阅读无弹窗阅读
微谷小说网
微谷小说网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精彩名著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梅开二柱 慾虐成爱 兄有弟攻 朝夕承欢 后宫学园 功夫皇帝 岁月人生 龙城秘闻 慾满杏林 佳音可欺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微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魂不散  作者:倪匡 书号:43499  时间:2018/11/7  字数:7559 
上一章   十二、卑鄙下流的阴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如果我可以言,我一定会问:“你遇到老二时,是在他到湖北之前,还是之后?”

  我正在想着这个问题,白老大已代我问了出来。黄四道:“是在他去湖北之前,嘿嘿,他到湖北去,嘿嘿…”他怪里怪气连连冷笑,但是话却没有说完全,又收了口:“我和他又是在堂子里相会的,在杭州,那堂子里有一个粉头,美绝伦,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阔客争那粉头,是人家先到,他非要强占——”

  崔三娘听道:“这种脏事,少说点吧,你不怕污了口,我还怕脏了耳朵。”

  黄四怒道:“少打岔,老二凭着他做过大官,仗势欺人,硬把人家挤走了。那人临走时,说了一番狠话——”

  白老大也不耐烦了:“长话短说。”

  我也大有同感,因为这种在院中争风吃醋的事,无聊之至,有什么好听的。

  黄四听了白老大的呼喝,不能再就这件事说什么了。

  当时,我只觉得很痛快,不必听黄四说无关紧要的话。后来,才知道白老大打断了黄四的话头,没让黄四说下去的话,不但不是“无关紧要”而是关系重大之极!

  后,又费了许多曲折,才知道了那一番话的内容,这才使整件事的关键之谜,刃而解——这是当时无论如何想不到的事!那可以说是世事难料的一个典型例子。

  黄四闷哼了一声:“那粉头确然光四,兼且嗲劲十足,啧啧,老二几杯酒下肚,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人自,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时,连花五也忍不住了:“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啊?”

  黄四用陈安安的小女孩声音,叙述着风月场中的事,听来很是怪异,可是接下来他所说的,由于内容吸引,也就叫人顾不得那是大人的声音还是女孩的声音了。

  他道:“老二就把他从间带来的宝物取了出来,说那是三件宝物,一件看来像是一面铜镜——”

  白老大了一句口:“是,那玩意后来被称为许愿宝镜,很是神奇!”

  黄四很是吃惊:“老大,你…知道?”

  白老大只是“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花五忽然用很是紧张的声音问:“老大,你…知道多少?”

  白老大又是“哼”地一声,声音之中,大具威严:“我什么都知道!”

  一听得白老大那样说,我就好笑。因为白老大所知的,全是我告诉他的那些,资料不多,谜团累累,他说“全知道”自然是他充大头,用岭南粤语来形容,叫作“抛头”以显自己之能。

  在我觉得好笑时,听得花五又发出了一下如同噎也似的声响——我已是第二次听得他发出这种由于吃惊而发出来的声响了。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就心中起疑,这一次,更是大为疑惑。

  白老大说他“什么都知道”花五为什么要因为吃惊而害怕。唯一的答案是,他有不可告人的亏心事,以为白老大真的知道了!

  我正得出这样的推断,已听得花五乾笑了两下,尴尴尬尬地道:“怎么会,你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他这两句话一出口,更可以肯定我的推断是正确的了,那是心虚之至的说法,标准的“此地无银二百两”盖弥彰。

  白老大当然也觉察到了,有一阵子没有声音,才听得花五的声音紧张:“老大,你别这样望着我,你的眼光…好吓人!”

  白老大道:“为人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有什么吓人的。”

  崔三娘催道:“一件是宝镜,另外两件是什么?”

  这一打岔,白老大也没有再迫花五了。

  黄四道:“一件,就是后来给了你的那催命环。”

  红绫想是扬起了她挂在颈间的那环:“就是这个。”

  崔三娘忽然叹了一口气——那自然是她又想起了往事之故。

  黄四又道:“第三件,就是放那环的盒子!”

  崔三娘反驳:“一只盒子,怎能算是宝物?”

  我这时,心中也这样想,而且,很留心黄四的回答,因为那盒子现在虽然不知所终,但是它曾经属于我,是我一时大意,才将它失去了的。

  黄四应声道:“是啊,当时我也这样问老二,他先笑了一阵,才说道:“一盒一环,全是间异宝。环能收人魂,魄到间,盒却能——”他只说到这里,那粉头倒在他怀中撒娇,要和他喝个“皮杯”他就没有说下去了,第二天我酒醒,他已经离开了,这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把催命环给了三阿姐,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他一口气说下来,其间有红绫的一下声响,我知道那是因为又有了她听不懂的话之故,她不懂的,必然是“皮杯”——那是男女调情时口对口哺酒,她当然不明白。不过她并没有问出来,想来是白老大向她作了手势,叫她不要发问之故。

  车子中又静了一会,在那短暂的寂静中,我在飞快地转着念,首先,我想到的是老二的行踪,他离开了杭州,看来就是到湖北去了——他在湖北,先把那许愿宝镜交给了曹普照,后来又在黄鹤楼头遇见了祖天开和王朝,三个人再赴曹家大宅,酿成了曹家上下百余人死去的惨祸。

  老二为什么匆匆离开杭州去找曹普照呢?简直一点来由也没有。按说,他好如命,在杭州的那个“粉头”又确然丽非凡,他至少该留连几才是。

  莫非是他酒醒之后,觉得对黄四透了太多秘密,所以才急急避开的?但是那也无法解释他后一连串的怪异行为。

  老二做那些事,一定有目的,可是那目的是什么?祖天开想了六十年,没有想出来,我也断断续续,想了好几年,也没有想出来。

  我这时,自然一样也想不出,所以我立刻转了思绪,自己问自己:“那盒子有什么用呢?”

  那时,黄四世问了这个问题:“我把老二的话,记得很真,一字不漏,我一直在想,那盒子若是宝物,功用是什么?”

  白老大沉声道:“你再把老二的话说一遍!”

  黄四放沉了声,也学着酒后舌头有些大,语调得意洋洋,放慢了来说:“环能收人魂魄到间,盒却能——”

  花五怪声道:“听起来,盒的功用,和环相反。”

  崔三娘道:“那算什么,那盒子,能把人的魂魄,自间放回来?”

  黄四提高了声音:“这正是我所想的,盒的作用,和环相反,环能令人死,盒能令人生。”

  静了一会,三个人一起问:“老大,你看呢?”

  白老大道:“很有道理。”

  黄四的声音变得很是兴奋:“环能把人变鬼,盒能把鬼变人,那才是真正的宝物!有了后,我可以不必再做鬼,你们也可以爱做人多久就多久。”

  白老大冷笑:“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黄四坚持:“只要找到老二,对我们仍然大有帮助,这是可以确定的事!”

  白老大沉道:“虽然那盒已不在老二手中,但功用只有老二知道,确然该把他找出来!”

  黄四吃了一惊:“怎么盒子不在老二处了?”

  白老大便把亚洲之鹰如何托人把一只怪盒子交给我,又被金取帮的一个乾瘦老者偷了去的经过,说了出来。

  黄四和崔三娘一起叫:“去找亚洲之鹰,他一定曾见过老二。”

  白老大比较镇定:“至少鹰知道那盒子怎么来的——不过这个人也不好找。”

  黄四提出:“令婿卫斯理,好像和他有点情。”

  一听得黄四那么说,我就叫苦不迭——这老儿,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这句话,可能会害我东奔西走一年半载而没有结果。亚洲之鹰罗开,是一个异人,行踪无定,如神龙见首,我总是只在很偶然的情形之下,见过他一次,连话也未曾说过,要是白老大一声令下,我上哪儿找他去。

  白老大沉了一下:“好,对他说说看,有名有姓,要找,总找得到的。”

  他说了之后,略顿了一顿,又道:“找罗开固然重要,把那盒子找回来,更加要紧。老五,盒子肯定是被金取帮的人偷走的,你要负责。”

  花五道:“我…我…”

  崔三娘怒道:“别推搪了,你本来就是金取帮的人,这事自然落在你的身上。”

  花五这才勉强答应了一声,过了几秒钟,他想是觉察到自己的态度不对,所以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尽力。”

  我一直感到花五的态度很可疑,他一定有些事在瞒着人,正在竭力掩饰,而且他掩饰的伎俩并不高明——白老大一定也早已觉察了。

  黄四松了一口气:“旧相识见面,还是有用,今晚就理出一个头绪来了,如果顺利,几位身后大事,都靠今晚的聚会了。”

  崔三娘闷哼了一声,白老大叹了一下,黄四又道:“我现在处境很是尴尬,连一步路都有人跟着,我们要联络,还是和今晚一样。”

  红绫首先响应:“好!”黄四大是恼怒:“可不能再扯我的头发。”

  红绫的声音很诚恳:“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感到痛楚的。”

  黄四听了,长叹一声,大是凄苦,可见他如今变作了小女孩的处境,很是可怜。

  汽车中又静了一会,黄四又道:“老五,我会时时和你联络。”

  崔三娘冷冷地道:“打个电话总可以吧,何必要转弯抹角。”

  黄四又沉默了片刻,才道:“是!”不一会,车门打开,红绫抱着“陈安安”出来,身形拔起,已到了围墙,把“陈安安”自窗中了进去,再一个后翻,超过了围墙,落到了车旁。

  看到这里,我知道他们的聚会完了,为了避免被发现,我先驾车离开——今晚的收获之丰,远超乎我的想像之外,实在令人高兴。

  一回到家中,白素一瞧我的神情,就道:“大有所获。他们在商量什么?”

  我想简单一些,抢着告诉白素,可是事情实在太复杂,不是一下子说得完的,所以我张大了口,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声音发出来。

  白素笑:“慢慢说,我们的女儿怎么样?”

  我想起了红绫分析理解间的那一番话,立时感到心头发热:“太出色了,她太出色了!”

  说了之后,我略顿了一顿,才又道:“可惜她不知道什么是“堂子”多半也不懂“粉头”是什么意思。”

  白素皱眉:“怎么说起这些来了?”

  我感到好笑:“全是江湖草莽,连令尊在内,说说这些,有什么稀奇?”

  于是,我就开始叙述我听到的一切,说不多久,就被白素伸手按住了口——她的感觉真是敏锐,一面在仔细听我的叙述,一面仍能留意周遭的细微动静。

  她才伸手按住了我的口,就看到房门慢慢被推开,红绫像她偷出去时一样,探头进来看我们。

  她总算知道一回来就先来看我们,我们自然装睡,她看了一下,立时退了回去。

  白素问我:“明天,她会不会对我们说?”

  我笑:“一定会,要她忍住不说,只怕会把她难过死,她岂是藏得住话的人。”

  我料得不错,知女莫若父,第二天一早,红绫就一直在找机会想和我们说话,我和白素商量好了,故意逗她,装着很忙,不肯听她说话。

  不到一小时,她就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全屋为之震动,接着就大声道:“昨晚,我和妈妈的爸爸一起偷出去了,遭遇奇绝,怪不可言——”

  她话还没有说完,白老大的声音已自楼上传了下来:“傻瓜,还要你说!你爹娘早就知道了,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你爹娘都知道,早已合计了整夜了,还等你来说?”

  随着语声,白老大自楼上,精神奕奕地走了下来。果然姜是老的辣,我和白素一起鼓掌。

  红绫也明白了“啊”地一声:“爸在跟我们。”

  白老大向我们望来:“你们讨论下来,有什么结论?”

  昨晚,我化了近一个小时,才把事情说完,也确然曾讨论过。

  我先回答:“黄四的想法有理,那盒子对揭开生命的奥秘,可能有很大作用,他把改善环境的希望寄托在那盒子上,很有道理。还有,红绫对“间”的分析,中肯之至,可以成立。”

  红绫听得我盛赞她,高兴之至,手舞足蹈。白老大也由衷地道:“的确,经过她妈妈的妈妈替她开窍之后,她确然非同凡响。”

  白老大把红绫的脑部接受了外星人输入的许多资料一事,用“开窍”这个词来形容,倒也很是贴切。

  而且,在白老大的口中,居然也出现了“妈妈的妈妈”这种不伦不类的称呼,可知他对往事,也不是那么执着和介怀了。

  他高举双手,伸了一个懒:“昨天,我听你说许愿宝镜和催命环的事,一提到那个自称差的人,就知道那是老二,又想到晚上和黄四有约,可以得到二更多的消息,所以即时不动声,现在,你知道的和我一样多,我也不必重述了。”

  我道:“是,可是我心中,有两大疑团。”

  白老大应声道:“第一个是:老二是怎么和间搭上关系的,他凭什么和间主人有了联系,以及那个间的主人,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聚集人类的灵魂,目的可是为了什么?”

  白老大说出了我心中的疑团,我连连点头。白老大摇头:“我不知道,不能帮助你。你的第二个疑团是——”

  我把第二个疑团提了出来:“老二到湖北去,生出那么多事来<阴魂不散> Www.VgUxS.CoM
上一章   阴魂不散   下一章 ( 没有了 )
遗传瘟神异军异人阴差阳错怒歼恶魔团木炭生死锁神话世界蛇神
阴魂不散下载与免费阅读为倪匡最火的作品,微谷小说网整理提供阴魂不散,十二卑鄙下流的谋,微谷小说网界面干净,更新及时,欢迎阅读,微谷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弹窗的阴魂不散无偿下载免费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