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谷小说网提供血海飞龙未删节版阅读无弹窗阅读
微谷小说网
微谷小说网 乡村小说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精彩名著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梅开二柱 慾虐成爱 兄有弟攻 朝夕承欢 后宫学园 功夫皇帝 岁月人生 龙城秘闻 慾满杏林 佳音可欺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微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血海飞龙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40  时间:2019/8/27  字数:9434 
上一章   第 一 章 羊入虎口难脱劫    下一章 ( → )
“矶旁燕飞,胜地居三台碧峰;殿前鹤立,仰天瞻一朵红雪。”

  此联在形容金陵玉皇古阁天之胜景。

  联中所述之矶,便是燕子矶。

  燕子矶是金陵特出的胜景,它位于金陵城北方二十余里处,它是一块巨石,石身似张双翼,故名燕子矶。

  燕子矶只有一面可以通行上矶,另外三面似被利匕切削般笔直陡峭;由于石身高出水面八十尺,状甚险峻。

  燕子矶位于长江中,由于它又高又大,乃是赏景之佳处。

  相对的,由远处看燕子矶,云雾彩霞;美不胜收。

  燕子矶又名百了矶,因为,人畜由矶上向下跳落江中必死无疑,人世间之恩恩怨怨必可一了百了!

  北宋徽宗五年之仲夏时节,午时刚过,便下一阵大雨,接着雨势忽下忽停,燕子矶不由云雾飘渺。

  申初时分,细雨纷飞,一对男女牵手走上燕子矶。

  哇考!雨中赏景,具情调的。男女牵手,足见两人够恩爱。

  怪的是,此二人既无赏景之喜,脸色更深沉。

  他们更无赏景之深望四周。

  他们只是一直向前行。

  不久,他们一近石岩,青年突然止步。

  妇人亦默默止步。

  青年转身道:“夫人!”

  妇人转身道。“相公!”

  青年问道:“夫人不后悔?”

  妇人摇头道:“嫁,嫁犬随犬!”

  青年惨然道:“罢了,若有来世,再赎夫人吧!”

  说着,两人便转身行向石岩。倏听一声沉喝道:“站住!”

  这对男女立即止步回头,出声之人是位道袍老者,他不但白发苍苍,更只有一只右眼,左眼又剩一个凹,他便是金陵人称之“鬼道士”

  鬼道士以算命为业,兼看宅。有人说他铁口直断,神准!有人说他胡说八道,骗钱。

  三十余年来,他却一直在夫子庙前摆摊为人算命及看风水,只见他预声道:“汝二人想在此一了百了啦?”

  青年惨然道:“天绝人也!”

  鬼道士沉声道:“至愚!糊涂透顶!”

  青年为之一怔!

  妇人道:“羊家已一无所有,更欠人逾千两…”

  鬼道士沉声道:“羊家全败在汝弟梁福。”

  妇人变道:“胡说八道!”

  鬼道士向青年道:“汝还记得汝父十五年前立庄时贫道曾提过‘羊人虎口’之戒,汝父一时疏忽,始有此劫。”

  青年不由一怔!妇人却道:“舍弟名福,乃福气之福,并非狮虎之虎!”鬼道上沉声道;“举凡与虎谐音者,皆是煞星!”

  “胡说八道!”

  鬼道士沉声道:“贫道不与妇孺一般见识!羊承山,汝想翻身否?”

  青年怔道:“吾还能翻身?”

  鬼道士点头道:“能!”

  “吾能吗?吾家之财,已被洗劫一空,吾之亲人已被杀光,吾之房舍已被烧光,吾为此次善后,已欠债逾千两白银,如何翻身?”

  “汝若能翻身,如何回报贫道?”

  “道长吩咐吧!”

  “首先,汝还债所剩之财,贫道要取一半。”

  “行!”

  “其次,汝须向贫道叩头赔罪!”

  “这…”妇人立即道:“行!”

  鬼道士道:“随贫道去见一人吧!”

  说着,他已先转身行去。青年怔了一下,便牵妇人跟去。

  此青年叫羊承山,其父羊山是金陵十大粮商之一,却于半个月前之深夜,被人杀死以及纵火焚庄。

  当时,羊承山陪粱燕在杭州西湖“度月”哩!

  七天前洋承山一返家始知不幸。他立即展开善后。

  首先,他赔偿被焚毁的二十户左邻右舍。其次,他赔偿十二名枉死的下人。他更埋葬双亲及一弟一妹。他更打理官衙,请求缉凶。

  他被迫卖掉粮行。

  他为遣散粮行人员,反而欠下一千余两。他为之万念俱灰。

  夫二人竟想投江自尽,他如今一听有转机,不由跟去。

  哪知,鬼道士既不带他们返家,也不带他们到他们所清静之地方,他竟带他们一直到夫子庙旁之“风化区”

  金陵有两大风化区,秦淮河畔较高级,夫子庙旁是低收入“罗汉脚仔(单身汉)”们寻找乐子之处。

  途中,鬼道士找四名青年同行。他们一到春风阁,鬼道士便率四名青年快步入内。

  羊承山不由一怔,梁燕便皱眉止步。

  老鸨乍见鬼道士率人匆匆入内,她刚怔,鬼道士已经一言不发的率人向内行去,她不由叫道:“道长止步!”

  鬼道士却加快脚步行去。老鸨又喂叫一声,便阻止。

  一名青年便把她推坐于椅上。

  没多久,便传出男女啊叫及哎啼叫声。

  不久,鬼道士沉喝道:“押走!”

  不久,二名青年已经合扭一名青年出现,羊承山乍见此青年,忍不住啊叫一声,双手更自己的双眼。此青年见状,不由低头。

  羊承山睁眼一瞧,忍不住又啊叫一声。梁燕心知有异,便抬头望去。

  她乍见青年,不由啊道:“福弟,汝没死?”

  青年不由全身一震!不错,此人便是梁燕之弟粱福。

  羊承山夫妇在清理火场之后,便以为粱福也被杀以及被焚尸。想不到他竟会在此地。

  梁燕双连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鬼道士却率另外二名青年快步送上二个包袱。

  不久,他一放下包袱,立即道:“凶手是梁福!”

  梁燕叫道:“不!不可能…不可能”

  羊承山上前一抓梁福之发喝道:“汝是凶手?”

  梁福变道:“我…我…我…”

  粱燕叫道:“说呀!快说汝不是凶手呀?”

  “我…我…”

  鬼道士打开包袱,便匆匆翻寻着。

  羊承山立即看见一尊青铜佛像。

  叭叭二声,他已赏梁福两巴掌。

  砰砰二声儿又踢他两下。

  又是砰砰二声,他在梁福的腹部又捶两拳。

  粱福却只是闷哼不语!梁燕乍见包袱内之物,不由变

  不久,她转身匆匆奔去。羊承山却又连揍粱福六拳。

  不久,鬼道士沉声道:“送官吧!”

  梁福忙道:“饶命!姐夫!请饶命!”

  羊承山喝道:“梁福,吾家何曾亏待过汝,汝还有没有良心血?汝为何要做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我…”

  “梁福,汝姐弟去年凤水灾逃命至此,吾一直善待汝,吾更娶汝姐,汝为何要如此心狠手辣?”

  “我…我欠债!”

  “欠债?欠什么债?”

  “赌债!”

  “什么?干!汝敢赌?”

  “我一时糊涂受入赌!”

  “你去死吧!”

  羊承山不由又一阵拳打脚踢。

  又过一阵子,他们才押走梁福。

  梁福一入衙,便乖乖的招供。

  原来,他又赌又泡妞,欠下一股债,由于赌场债太急,他才趁着羊承山夫妇外出,做下杀人焚尸血案。

  他先在汤中下药昏众人。他再分批取走财物。他还好债之后,便返庄杀人纵火。

  然后,他躲在春风阁与小贵妃快活。他打算过阵子再远走高飞。

  哪知,有一些人到春风阁泡妞时看见他,而且其中一人谈及他之时,正好被鬼道上听见,他便派人查证此事。所以,梁福今会落网。

  县尹当场大怒!梁福便被打得死去活来。不出一个月,他便当街被斩首。春风阁亦关门大吉。

  老鸨及小贵妃更以窝藏杀人犯被押入牢。赌场人员亦纷纷被逮入牢。

  此讯因而轰动全城。

  且说梁燕羞怒加之后便重返燕子矶投江自尽。

  十四之后,羊承山才闻讯赶至七桃村认尸。

  尸已烂,不过,却留下他送她的玉镯。

  他便把她埋在村外之葬岗上。他便匆匆赶回金陵。

  原来,他押梁福入衙之后,便先返鬼道士之住处。他便先赠银给四位青年。然后,他到银楼出售那六包金银珠宝

  鬼道士却阻止此事。

  鬼道士立即率他登上牛首山。入夜之后,二人已到坟场。

  此坟场全葬羊家人员之骨骸,这回增加羊山夫妇及一子一女,它是由鬼道士昔年指点羊山所兴建。它不但是私人坟场,更有一间祠堂。

  鬼道士更牵羊承山进入坟场的地室。羊承山不由好奇的瞧着这个陌生地室。鬼道士却以火折子引亮壁上之油烛。他再以烛光陪羊承山走过七个大石箱,赫见每个箱中皆有黄金,而且数目甚多。

  羊雨山不由惊喜。鬼道士含笑道:“深感意外及惊喜吧?”

  “是的,道长怎知此地有金呢?”

  此乃贫道昔年所布之‘七星金阵’”

  “七星金阵?”

  “正是!”“有用吗?”

  “有!至少目前正可救汝及助汝东山再起!”

  羊承山点头道:“正是!咦?此石桶凉哩!”

  鬼道士含笑:“它是整块花岗石挖成.它们按七星方位以金气再聚财,汝家这十余年来,皆赚钱吧?”

  “的确!”

  “昔年每个石桶内只放十二块黄金,如今已近半桶,足见令尊生前一赚钱,便放金入此以加速聚财。”

  “原来如此!难怪生意一直平顺!”

  “不错!若非梁福入庄,绝无此祸!”

  “当真影响如此大?”

  “不错!汝若想东山再起及永久发达,必须牢记此事!”

  “羊入虎口?”

  “对!十二生肖属虎或姓名有虎音者,皆忌之!”

  羊如山问道:“羊家子孙不能有肖虎者吗?”

  “正是,包括所在用之人,皆忌之!”

  “好!如何取用这些黄金?”

  “每桶中,各留十二锭金即可!”

  “好!我与道长均分剩下之金及放在府上之财富。”

  “呵呵!汝真有此心?”

  “不错!”鬼道士笑道:“这些财物约值多少?” 

  “一万两左右。”

  “不止此数目吧?”

  “估而已。”

  鬼道士笑道:“贫道取一万两黄金吧?”

  “行,请!”

  “不急!为方便汝经商,贫道自明年起,分五年取金,汝就以这些财物好好的东山再起吧!”

  “谢谢道长!”

  “贫道助汝取金吧!”

  “好!”于是,二人内衣包黄金。然后,二人下山。

  这夜,羊承山便来回的取金返回鬼道士家中。

  翌一大早,他便买回所有的粮行。他更买粮正式的复业。

  然后,他由鬼道士择破土重新建庄。

  三年后,他共送给鬼道士一万两黄金。

  鬼道士一见他守信,为之大喜。

  鬼道士便指点他在南汤山建一座庄院。南汤山之地下有硫磺气,山上因而有不少的温泉,鬼道土更指点羊承山在庄中辟建一个温泉池。此他温泉辟于屋中,再沿沟长而出。

  那年五月,黄河破堤,造成上百万人之伤亡,粮价为之涨翻天,羊承山又囤粮仓,因而赚了十余万两白银。他为之大乐!他重酬三千两给鬼道士。

  不到一个月,他便请鬼道士合八字。

  那年冬天,他顺利的续弦。新娘子是金陵人,姓衣,名叫如意。

  衣与羊正好凑成祥,鬼道士欣然申贺。

  衣如意便在六年内为老公生下五个儿子,羊承山粮行也连赚六年,他终于在七个石桶内放黄金。

  鬼道士便以符封妥此七个石桶。

  翌年冬天,鬼道士在病危中请来羊承山。

  鬼道士便先叮咛“羊入虎口”

  然后,他指点羊承山自柜下取出金银。

  他大方的把金银全部送给羊承山。他只要求葬入羊承山在南汤山上之庄中,羊承山不但答允,而且保证代代子孙祭拜鬼道士。

  鬼道士便交给羊承山一封信。三天后,鬼道上含笑离开人间

  羊承山便依照那封信中之指示为鬼道士入殓、布施、诵经以及雇工辟坟,然后让他在吉时入土为安。他果真在有生之年,逢年过节祭拜着鬼道士。

  他更派庄中人员随时整理该坟。他更在族谱记下鬼道士杨仁之恩。

  他的生意果真一帆风顺。在他五十岁时,他让长子羊益山住在庄中。

  他更取庄名为天长庄。他不但让另外四子住入城中各地,更分妥财产。

  <血海飞龙> wWW.vGuXs.cOm
上一章   血海飞龙   下一章 ( → )
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香菇连环炮妙手天尊虎头狗尾武林现场秀风神帮胭脂游龙
血海飞龙下载与免费阅读为松柏生最火的作品,微谷小说网整理提供血海飞龙,第一章羊入虎口难劫,微谷小说网界面干净,更新及时,欢迎阅读,微谷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弹窗的血海飞龙无偿下载免费阅读网站。